翻页   夜间
壁落小说 >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> 第四百七十六章不靠谱

第四百七十六章不靠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壁落小说] https://www.biquluo.org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最新网址:www.biquluo.org
    孟桃几乎立刻懂了徐玉霖的意思,轻手轻脚搬把椅子放到孟哲翰旁边,安静坐着。

    孟哲翰转过脸来看了看她:“亲友团”这么乖的?是不是惹事了,搞得徐玉霖要自断情路?

    孟桃无语:是不是亲哥?我像那么不靠谱的吗?

    徐玉霆吃惊问道:“哥,这是为啥啊?”

    刘建业:“她们都提了什么条件,咱办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办到,但也得看值不值得, 咱们自己心里痛不痛快。总不能为了我一个人结婚,就让家里人和亲戚朋友感觉憋屈、得不到尊重吧?”

    徐玉霖说着,拉起王翠喜的手:“妈,她们刚来,各屋里走着看的时候,石家婶子对你说:等孩子结了婚, 老嫂子您就可以放心回去了,乡下的院子也得看好来,免得让别人占去。

    当时我听着这话就不舒服, 但是妈你只管答应:好好好!好什么?人家的意思是不要你一起生活!”

    徐玉霆脸色不好看了:“结婚了就把妈打发走?那是不是,我也不能呆在这儿了?”

    王翠喜拍打一下小儿子:“人家就随便说说而已,还能当真?”

    “妈,我也就是听听而已,没当真,但是,”徐玉霖看弟弟一眼,继续道:“接下来石婶子又说,等小叔子毕业分配,单位肯定分房子,小叔子住在单位不回来了。这新院子地方宽,敞亮舒服, 外头街巷宽直又干净, 空气好,到时就接慧娴的奶奶、姥姥两位老太太过来住住,我们家小五小六打小就跟着奶奶的, 肯定也要一起过来,上学、上班都方便!”

    孟哲翰笑问:“你同意了吗?对象怎么说?”

    徐玉霖:“这个家我妈是当家人, 我和弟弟是家庭成员,有事情得全家商量好才能做决定。石婶子所说的,我当然不会同意,对象……石慧娴她倒是没说什么,就是笑着点点头,应该是表示赞同,没等我开口,我妈直接‘好啊好啊,行啊行啊’,那热情又大方的,乐呵呵把人迎进迎出,我根本没机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翠喜:“那不这样还能怎么的?人家头次来,不好好招待,还给脸色看?”

    孟桃笑道:“玉霖哥,还有玉霆,这得怪你们,二十大几的人了, 才头次有姑娘上门相看, 把我徐奶奶给紧张的,因为没经验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。”王翠喜听了,也觉得挺委屈。

    徐玉霖好气又好笑,孟哲翰揉了揉孟桃脑袋:“你有经验,往后谁谈了对象,都找你当亲友团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给红包就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财迷!”

    徐玉霖听到“红包”,就掏口袋,掏出来一张纸条:“石慧娴的大姨交给我的,这上面条件,我们家倾尽所有是可以办到,关键我现在不想办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心里虽然有些不爽快,但真没想太远,我还暗暗希望,石慧娴第一次来,她有点紧张,所以……可之后桃桃来了,就那么一会儿功夫,我全看懂了,不再存在幻想——她们对待我家人的态度,是真不行,无法容忍。”

    孟哲翰笑看孟桃:“你一个人的亲友团,杀伤力这么大,都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孟桃摊手:“我什么都没干,她们一听说我相当于这个家的小姑子,看我就像看到一个拖油瓶。”

    孟哲翰无语,这些人眼瞎了吧?竟然不待见他妹妹。

    徐玉霆气乐:“你这个小姑子是拖油瓶,那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叔子是额定的,像我这种忽然冒出来的,她们不接受、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玉霖哥对象和你说啥话了?”

    “我全程只和石姑娘说过一句话,就是互相问好,她跟我说:您请坐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我的座位距离她大概一米远,她不跟我说话,也不和徐奶奶说,眼神都不朝我们这边,就只和她家亲戚小声谈笑。”

    徐玉霆:“……”这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有这种感觉,石姑娘是特意疏远。上午她们进门,他和妈、哥迎接,本着敬重未来嫂子的想法,他多看了石姑娘两眼,并要和她打招呼,但眼见着她避开,走到她那位胖胖的大姨身后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徐玉霆认为石姑娘第一次来,可能是害羞,也碍于男女有别的缘故吧。可小花花是女孩子呀,石姑娘也不搭理,说明什么?看不上自家人呗!

    徐玉霆垂下眼帘,臭着脸哼了声。

    刘建业扬了扬手中的单子:“三转一响,四季衣裳,皮鞋围巾,一千块彩礼,十二块布料……这个我们凑凑总能办到,可要是娶回来跟家里人说不到一块,那不是白费劲?我看还是算了,两边都冷静冷静认真考虑好,别到以后才后悔,那可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王翠喜不安地搓手:“玉霖跟人谈着对象,中途说不干就不干了,这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“婶儿,谈对象就是为了两个人互相了解,看合不合适,合就结,不合就分,这没啥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玉霖都打那啥报告了,不结婚的话,不得挨处分?”

    徐玉霖说道:“妈,我打的是恋爱报告,队里批准我先谈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你打的不是结婚报告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不早说!我还想着,姑娘登门来相看过了,接下来你们就可以结婚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翠喜叹口气,为了迎接这一天,她做了很多准备,见到姑娘俊俏文雅又懂礼貌,想着以后就成为自家大儿媳妇了,是打心眼里喜欢啊,可她很快发现,姑娘并不愿意跟她多说话,问一句答一句,多问两句,姑娘就只是笑笑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她姨、婶倒是话多,把老徐家上下几代都问到了,关心的是祖辈、父辈都干啥的?亲戚朋友多不多?也谈到她们石家,说石家祖上出过大人物,现在的家世也不赖,姑娘好些个亲戚长辈,比如她大姨夫、二姨夫,可都是有头有脸体面人,以后结亲家,徐家可是沾光了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炫耀的意思,王翠喜听出来了,是说徐家条件怎样都比不了石家,姑娘能看上玉霖是徐家的福气,将来嫁进门,必须把姑娘宠着供着,凡事姑娘说了算,绝不能受一丁点委屈。

    其实王翠喜内心也暗暗犯嘀咕:虽说她儿子到现在才谈上个对象,但她不是没见过别人家相看媳妇,还亲自参与过几桩喜事,她看到的男女双方家长见面,都是互相敬重互相抬高对方,怎么到她这里就必须得矮人一头?

    心里不得劲,面上她可不会表现出来,关系到儿子一辈子幸福,能忍就忍着吧。

    现在儿子提出结束恋爱关系,她虽然不赞同,却莫名觉得轻松,想着如果姑娘也不看好老徐家的话,那就,只好这么地吧。

    王翠喜皱着眉,对徐玉霖说道:“既然你们觉得不合适,也得好好谈,要先看姑娘的意思,姑娘不同意掰,你可不准蛮来,不能伤人姑娘的心。”

    徐玉霆插嘴:“妈,人家没嫁来就说不要你,你都不觉得伤心?”

    “我没啥,只要她和你哥好好的,结了婚安心踏实过日子。你那院子也不远,我就跟你过,将来你哥嫂子有了孩子,我抱回那边去看着。”

    徐玉霆:“妈你高兴就好,我那院子比这里不差啥的,将来咱娘俩好好过,我要找媳妇也保准能找个又乖又孝顺的,绝不会像别人那样,敢嫌弃我妈!”

    “哎好,真乖!”王翠喜听了小儿子这话,顿时眉眼舒展,愁容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徐玉霖斜了他弟一眼,刘建业直接抬手就是一个后脑勺,徐玉霆给拍得踉跄几步。

    孟桃噗嗤乐了:该!你安慰妈妈就安慰吧,起什么歪心眼,还捎带给亲哥上眼药了。

    刘建立从厨房跑过来喊:“婶儿婶儿,蒸锅里好像水干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这孩子,不是让你退点火吗,咋给我烧干水了?”

    王翠喜赶紧出去,到门口又回头交待徐玉霖:“不管咋样,总要吃个饭吧,你先去招呼着,等过后再和姑娘好好谈啊?”

    “妈你放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孟哲翰问徐玉霖:“你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就照我妈说的,先吃饭,送她们回去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玉霆嘟囊:“这顿饭怎么吃?想想就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孟桃说:“所以我们老家有个风俗,相看不中意,是不会留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徐玉霆哈哈笑:“小花花你们临水村真够狠的,相不中,饭都不给吃就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我们临水村,那一带都这样。你可别瞎说啊,这是一种风俗,什么赶走?我倒是觉得这做法挺合情合理的。”

    刘建业点头:“对,玉霖也可以借鉴,所谓长痛不如短痛,断就断个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孟哲翰:“玉霖跟他对象,和桃桃说的那种相看不一样的,而且这里是京城不是临水村……还是吃饭吧。客人在那屋,我们就在这屋,顺便照看小孩睡觉。”

    徐玉霆立刻报名:“我和建立我们也在这屋!”

    “玉霆你还是得跟着玉霖去那屋,就当没什么事,一切正常进行。玉霖你提分手的时候讲点策略,不要直通通的有一说一,知道我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徐玉霖抓着玉霆肩膀,兄弟俩往正屋去了。

    孟桃走进里屋看儿子,小旺财趴在床前,孟桃走近就见小云海挥拳蹬腿哼唧着,知道小家伙要尿尿了,忙抱起来,一边嘀嘀咕咕跟他说话,一边走到外面去把尿,小家伙闭着眼睛撒了泡尿,继续呼呼睡去。

    孟哲翰和刘建业还等着要抱呢,结果没醒,又送里屋床上了。

    午餐提前开饭,摆了两桌,正屋招待女客们,王翠喜和两个儿子以及街坊邻居马婶、段阿姨做陪,西屋就孟哲翰、孟桃和刘建业、刘建立兄弟俩,给小旺财也分了一盘肉饭。

    王翠喜厨艺不错,做的红烧鱼、焖肘子、炖羊肉、小鸡炖蘑菇还有几道蒸菜,主食有大米饭也有白面馒头。

    石婶子眼睛发亮,主人谦让之后,互相客气几句,拿起筷子就开吃。

    石慧娴谢绝了王翠喜给挟菜,说她家里没有帮挟菜的习惯,那不卫生。

    不过她对满桌的菜是真的满意极了,都是她爱吃的,拿来招待大姨二姨和婶子,也是倍有面子。

    石慧娴斯斯文文小口慢嚼,一边不时含笑偷看徐玉霖,这个英俊硬朗的男子是她的英雄,给她满满的安全感,两人在信上、电话里商量要来他家,她告诉过他大姨、二姨经常下馆子,对吃食菜式比较讲究,他把她的话往心里去了,今天为她准备的一切,都这么的合心意。

    一直靠通信,他不肯寄相片,都快忘记他的长相了才再次见面,石慧娴发现自己是越看越喜欢,想和他坐在一起,好好说说话,可他总是忙这样那样,上桌吃饭,又被他弟弟横插一脚,硬是要坐在他们中间,真是太讨厌了,没点眼力见!

    石慧娴内心暗藏欢喜,又忍不住一直吐槽时,她大姨、二姨也正为眼前的一桌硬感觉吃惊和意外。

    她们俩家庭条件很不错,男人在单位是中层领导,工资相对比别人要高,可各种供应票是定额的,并没那么宽裕,很多东西有钱买不到,比如肉类,每个月都紧缺。

    本以为在徐家吃顿饭,能有个猪肉片炒菜梗、蒸鸡蛋羹之类,就算不错了,没想到王翠喜竟然弄出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硬菜,而且这些全是好肉、特供货!

    看看有白面馒头,还要蒸个白米饭,这羊肉,平时她们弄到点羊骨头炖个羊肉汤喝就挺美了,王翠喜却能直接端出来满满一大砂锅的炖羊肉片!

    按说这么高规格的伙食招待,做为贵客她们受之无愧,可却又感觉,总有那么点儿不得劲。

    特别是听王翠喜说,西屋那边也摆了一桌同样的饭菜,招待徐玉霖的一位朋友,陪同他朋友吃喝的是刘家兄弟,还有刚才来窜门的那个认的小姑子,“桃桃妹妹”。

    四个人,就像这马婶、段阿姨似的,跟徐家完全不相干,也拉过来给吃这么好的饭菜,简直是……太让人心疼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luo.org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